sosyna

弟弟即正义,拉灯系,谢绝视奸

唔讲爱(京晋&洪晋)

“我寻晚遇到洪生。

佢好似爱得我好深。

佢话我好似另一个人。”


“点解你会遇到佢?”阿Jet端过来一杯纯牛奶,加热后的雾气从杯沿里冒出来。


“佢坐系张凳度饮酒,我记得佢从来都唔饮酒嘅。”鬼眼接过杯子放在了桌子上,他倚在沙发里,身上沾着点露水的潮湿,眉头轻轻皱着,有些困惑,“佢嗌我作阿晋。”


“点么?你唔就叫阿晋咯?”吧台上的水沸腾起来,阿Jet给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,“你话佢爱你,咁我唔系好危险?”


“我冇同佢讲过。我唔系话佢爱我……”鬼眼拿起杯子,看见漂浮在上面的一层奶皮慢慢裂开,犹豫了会就又放下了,“唔该同我冲杯咖啡。”


“话唔定系佢救你个阵时,你一感动就讲...

触手可及的死亡(阿JetX鬼眼)

鬼眼赶到的时候,事情已经开始收尾,码头上的风带着腥咸的海风味,窒闷而燥热还夹杂着一丝怪异的气味,令闻到的人忍不住想要作呕。


有人吐了,跑到集装箱后面佝着腰半天抬不起来,有人不肯再往前走一步,呆呆立在原地就像是一块石头。


只有鬼眼,他还在慢慢地往前走着,脚底下踩到了黏滑的什么,发出果冻碎裂一样的声音。在黑暗的码头上什么都看不清,只有车灯还有高塔上亮着。


鬼眼走到了有灯照亮的地方,那里从码头一路延伸过来洒了很长的一条血路,地上倒着很多人,还有碎肉与残肢,分不清谁是谁的。他在一个人的身前蹲了下来。


那个人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兰博刀,背后被开出了好几个大洞,还有撕裂般的刀伤,把他...

魇(鹫鹰)章一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0546942


常年冷圈跪求同好,all晋群:624666272,初建特别冷……

震惊!圣剑使竟对Acher做出那种事!

午后市立图书馆里的人并不很多,阳光穿过亮绿的樱叶投射在水泥地上,刚刚进入夏季蝉的鸣叫声也不算太喧闹,亚瑟·潘德拉贡就穿着短袖T恤慢慢地走在人行道上,他眯着眼抬头去看反射着刺眼光芒的牌子,绫香快要考试了,出于贴心的考量他主动提出要帮助她。

绫香推了推眼镜,认真地思考一会,从旁边撕了张纸下来,就像她埋头写笔记那样在上面唰唰唰写了一长排字,“麻烦你帮我去市图书馆借来这些书,如果不知道该怎么做的话可以找管理员帮忙。”

于是亚瑟现在就站在了图书馆的前面,他掏出了裤袋里被叠得方方正正的纸条,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》、《高数的奥秘》……他发觉他并不能确切地理解这些书名的意义,所以他在读到第二个...

Tango(旧剑旧闪)

拥挤而闷热的仓库,从狭小的窗户挤进来的风带着咸湿的鱼腥味,码头上还挂着未刮鳞的鱼,灯光上围着灰色肥大的蛾子。

他的腰间挂着牛皮制的刀鞘,刀柄的顶端镶嵌着一颗黯绿色的原石,低劣的啤酒在地板上留下难以清除的污渍,他毫不在意地踩了上去。

基加美修忍不住微笑起来,对方的穿着十分整洁,以至于在这样混乱的场景里显得有些滑稽,舞女们站在台上向他招手,他也笑着向她们挥了挥手。

亚瑟·潘德拉贡花了些力气才从疯狂地扭动身体的人群中穿过来,挤到基加美修的身边,“嘿,真巧。”

基加美修递给了他一杯这里能找到的最好的酒,气泡在动作中摇晃起来,飞了一点到他的手指上。这里正在狂欢,在前线打得如火如荼的...

all晋群:624666272

常年冷圈,跪求同好,不管是毅晋、古晋、震晋、京晋还是啥拉郎,只要是晋受就是坠吼的!

入群带个ID,比心比心


屠龙勇士(旧剑旧闪)

龙骑士龙之歌?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意思意思骗更撒土x


亚瑟睡得并不安稳,狭窄又黑暗的小帐篷里,棚顶的煤油灯已经燃烧掉最后的灯芯挣扎着快要熄灭。

“请告诉我……”他呢喃着,梦里有大片的青草和叫不出名字的花,落叶为他铺出一条长而柔软的道路,精灵的翅膀在风中撒下磷光,它们带领着他走向仿佛永无止尽的远方——

那是他第一次手握宝剑的日子,传说中屠龙的利器藏在森林的深处,只有配的上它的人才能将它从石头的缝隙中拔出来。

湖泊荡漾着微波,长着巨大枝角的鹿站在石头边看着亚瑟,它白色带着圆形斑点的短毛像是引路人的指明灯。干燥而温暖的风带起飒飒的响声,树叶互相拍打着,似乎在欢迎着命定之人的到来。...

【冷清中心】和亲(二)

更新来哄你开心

我们gang道理好不好,有正经文可以吃为什么要吃这玩意儿?吃药,不要弃疗啊,卧槽!

现在开心了没?


章一直达车


二.


“赏——”又是公公拖长了调的尖细声音,冷清只觉刺得耳膜生疼,偏偏又不能躲,只能乖乖跪在那接赏,妆碧宫里像是早知道他要来一般,虽然外表同这皇宫里的楼阁大同小异,内里却是与他平日里接触的风格并无差异,恍惚间还以为只不过一场奇梦。


直到这公公带着成群的人过来,一件件地往里面送着东西,一件件地宣读着,“纹银五千两、布千匹、玉如意两炳、珊瑚朝珠五十串、翡翠屏风六扇、金丝缠枝大花瓶两对……婢女太监各四名——”罢了总算是收起了手中长长的黄锦,递...

少时(莲清)

我只是来骗更的……粽快


冷清一十六岁,被展灏收养已有六年,这时的他尚不是幽冥中使,可已被当成幽冥中使培养。幽冥王有左膀右臂,而中间的位置却一直空着,等着他来补齐。


宗主器重他,冷清自是知道轻重,是他先开的口,被人欺不如欺人。


彼时的孩童已经初长成了少年模样,清秀了一张面容,尖俏了一张小脸,薄唇冷眼,看着便是幸薄。他敛了身形隐于树影之间,本就天资聪颖,几年来刻苦习练,不仅将礼数全部学到,功夫更是不比左右双使来的差,全不见当年的路边乞儿。


这是他得到的第一个命令,监视。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,也不知道要看些什么。这些都不是他该问的,宗主再喜欢他,也是让他从最底层成长起来的,...

醋坛子(小四X驴蛋)

驴蛋篇


驴蛋坐在桌边,嘴角还挂着血迹,眉头忍不住蹙成了一团。他不满地瞥了眼旁边正在捣药草的仆从,再看看对面有小泥巴亲自上药的小四,好不快活!一口闷气堵得胸口发慌,用力扯开下领子,却还是缓不过来。


好啊,平时说的好听,看见小泥巴不还是跟个饿狼扑食一样就上去了!


小四倒是享受着驴蛋恨不得活剐了他的眼神。哼哼,你看,你要看仔细了,小泥巴就是对我好喜欢我,你哪能有这待遇,亏你天天给小泥巴献殷勤,有什么用?


“疼吗?”小泥巴开口问他,没等小四回答驴蛋却抢先叫了起来,“啊呀,疼啊,疼死我了!”只苦了帮他上药的仆从,纳闷地捧着药,一脸委屈地辩解着。


“没上药就不能疼啦!”驴...

© sosyna | Powered by LOFTER